Got a long list of ex-lovers, they'll tell you I'm insane.

I knew you were trouble(上)

赫韦德斯遇见胡梅尔斯的那年是十二岁。那时的他们还是初中生。胡梅尔斯对赫韦德斯一见钟情,追了他整整两年。之所以这么久不是因为后者不喜欢前者,而是他太傲娇。

赫韦德斯把自己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胡梅尔斯。第一次亲吻是在两个人都有点喝醉了的状态下,他们晃晃悠悠地走在下完雪的马路上。圣诞期间的街道真是好看,两旁的各种小店都挂着闪亮的彩球。赫韦德斯也跟着心情大好,一个不小心就道出了心里话,他用些许打卷的舌头但很高八度地对胡梅尔斯说,喂,我喜欢你啊!一定不比你喜欢我的少!胡梅尔斯听了之后差点开心得晕掉。他揽过赫韦德斯的肩膀,仿佛想向全世界的人宣布身旁的这个美人是自己的。最后胡梅尔斯把赫韦德斯送回家,在家门口的槲寄生下两个人接了吻。月光洒在万物上,包括赫韦德斯漂亮的眼睛,胡梅尔斯迷人的嘴角。

两个人第一次滚床单是在胡梅尔斯家的衣橱里。那次足球比赛之后为了安慰输了比赛的赫韦德斯,胡梅尔斯主动邀请他到家里“做客”。谁知胡梅尔斯那个死鬼会那么性感。当胡梅尔斯散发着香气,半裸着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赫韦德斯有点呆住了。胡梅尔斯说我去给你找件睡衣。当他前倾着身子在衣橱里翻找的时候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附上了自己的后背。有点惊讶地转过头,他发现赫韦德斯呆呆地看着自己。两个人眼神交融,电波在空气中炸裂开。胡梅尔斯不由分说,就地把赫韦德斯拉倒,放平,然后坐在了他的身上。

第一次的深入交流并没有太多的火花而是多了些温柔和小心翼翼。当赫韦德斯因为疼痛而颤抖时胡梅尔斯会温柔地亲吻他的脖颈,像安抚一只受伤的兔子。收拾干净以后赫韦德斯在胡梅尔斯的臂弯里沉沉地睡去。并不宽敞的衣帽间因为空气里弥漫着太多的害羞,兴奋等复杂的情绪甚至显得氧气不足。可赫韦德斯依然睡得无比香甜,甚至觉得这可以平复一次比赛的失利。

后来他们一起去了腐国读书。一起学了同一个专业,一起住在同租的house里。像连体婴儿般一起做所有的事。当胡梅尔斯再一次在电脑前睡着时,赫韦德斯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摇醒,两个人继续赶论文。赫韦德斯想这样平淡而幸福的感觉真好。

第一次一起去看伦敦的跨年烟火,时间尚早的时候胡梅尔斯牵着赫韦德斯的手在街上闲逛,因为刚吃完好多的胡梅尔斯表示好撑,赫韦德斯摸着他鼓起的肚子表示无奈。晚上来到泰晤士河旁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虽然挺冷但所有人都在兴奋地叽叽喳喳地聊天。赫韦德斯想把手放进口袋却被胡梅尔斯捉住放进了自己的。

烟花升起的那一刻会让人感慨好多。赫韦德斯张了张口想对身旁的胡梅尔斯说些什么却被后者抢了先。呐,亲爱的,我会永远在你身边哒。胡梅尔斯说。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挺动情的时刻,赫韦德斯还是觉得这话有些肉麻。想想自己想说的那句其实也好不到哪去,赫韦德斯咽了咽口水又把那句话憋了回去。两个人背对着烟花玩起了自拍,在快门定格的前一秒,胡梅尔斯突然吻上了赫韦德斯的脸颊。表情不自然的赫韦德斯和闭着眼睛沉醉的胡梅尔斯就这样定格在了照片上。人群散场的时候,胡梅尔斯紧紧地拉着赫韦德斯往前走,生怕他的本尼走丢在人群里。

赫韦德斯觉得此刻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刚才烟花绽放的西敏寺夜空。

后来每年的两个假期都会被他们用来旅行。最后的澳洲计划因为毕业论文和考试而暂时搁浅了。

tbc

文笔渣 > <

and胡花真是天生一对

评论(12)
热度(33)

© forever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