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 a long list of ex-lovers, they'll tell you I'm insane.

Gorgeous 2



伊野尾慧就很气。气自己先喜欢上了中岛裕翔,气看电影那天最后什么也没发生,气自己还会再喜欢上一个人。


其实也不是什么都没发生,那段血腥的片段过去后,中岛拍了拍伊野尾的头发像是安慰。

这之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伊野尾有时会故意避开中岛。别别扭扭得就是想证明在一段两个人的关系里,自己不会再向谁先低头。

没过几天又到了一个季度的公司TB,这次是去海边烧烤。中岛站在伊野尾的身边安静地烤着肉串。他也觉察到了伊野尾跟以前的不同,但并不清楚伊野尾突然冷淡的原因。

饭后的自由活动,中岛看着伊野尾自己一个人向海边走去,他像只小奶狗一样默默地跟在了伊野尾身后。

伊野尾双手插兜,沿着沙滩安静地走,看到石子也会上去踢一脚。他知道中岛就在后面跟着自己,虽然两个人什么也没说,但伊野尾的心里还是暗爽。

原来中岛还是在意自己的。想到这个伊野尾心里就默默地开出了花。

真是没出息。

晚上两个人坐电车回家,车上很拥挤。伊野尾面对着中岛,两人的距离拉的有些近。伊野尾都能感觉到中岛的呼吸打在自己厚厚的刘海上。他近距离地感受着中岛的气息。有意无意的抬起眼,清晰地看到了这个人的长睫毛和下颚线。中岛不时注意着周围,每当有人经过时都会抬起胳膊护着点伊野尾。

两人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了。忘了说,几个月前中岛已经搬到了伊野尾家楼下。

那,前辈早点休息。分手时中岛小心翼翼地对伊野尾说。

伊野尾点点头接着往楼上走。

回到家的伊野尾拿着烧酒走到阳台上。情绪很复杂。

打开手机想听听歌,某个电台频道正好播出了这么一段:

You make me so happy it turns back to sad
There's nothing I hate more than what I can't have
And you are so gorgeous it makes me so mad

伊野尾惊奇地发现,妹的,仿佛每个字母都是在描述自己啊。

就更加的不开心。

好巧不巧的是中岛这时候给自己发了消息,他问,前辈我最近有哪里做的不好嘛...

伊野尾瞬间抖s上身,没有啊!你哪里做的都很好啊大帅哥!

中岛觉得更加委屈了,他回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却没有得到伊野尾的回复。于是他想上楼去找伊野尾谈谈,两个人之间总是别别扭扭的真的很烦啊。

等他敲开了伊野尾家的门时发现伊野尾已经喝的有点高。拿着酒瓶子光着脚,晃晃悠悠地站在自己面前。

有些蓬乱的蘑菇头,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又细又白的胳膊,手指和脚踝。瘦弱得有点让人心疼。有点想抱抱他的冲动。

中岛走上前扶住伊野尾,说前辈你没事吧。

伊野尾甩开中岛的胳膊说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就是很烦!我可不想喜欢你!我不想再喜欢任何人了!你真是烦死了...

......

中岛看着伊野尾,好像明白点了什么。

然后他哄着伊野尾,让他去休息。伊野尾别扭着不肯,在中岛哄孩子一般的劝说中才好不容易躺在了沙发上。

模模糊糊中伊野尾感觉有人给自己盖上了被子,然后就睡过去了。

这次是自己在自己家的沙发上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伊野尾躺在那里仰望着天棚,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好像是中岛来过?自己好像跟他发了脾气?慢慢变清晰的记忆把伊野尾吓了一跳。

那个人可能已经知道自己的小心思了吧。

正想着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伊野尾打开门的瞬间就有点后悔。

果真是中岛裕翔。一向怕麻烦的伊野尾慧这时候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了。

前辈,你昨晚... 还没等中岛说完,伊野尾就打算蒙混过去。啊?昨晚我喝多了哦。

那前辈是认真的吗,说xxx...

在最后几个字说出口之前伊野尾及时堵住了中岛的嘴。他就是觉得很羞耻,被喜欢的人问“你喜欢我吗”或者“原来你喜欢我哦”之类的话自己是要羞耻爆炸了。何况还是当面问。何况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

伊野尾趁中岛说完话的空档,用尽力气把他往门外推。顾不得自己还是对方的上级,顾不得两人周一上班还要见面了。反正此时就是不想面对这个人。

可他根本推不动中岛,虽然中岛高高瘦瘦的,可是力气却是自己的好几倍。

炸毛又羞耻的伊野尾干脆耍赖跑到卧室,盖上被子假装可以甩掉中岛。可实际情况是中岛跟进了他的房间,试图掀开被子。

伊野尾堵住耳朵,闭着眼睛说我不听我不听,你快点回去!!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对方的双手稳定住,按在床上,一个很牙白的姿势。

睁开眼睛,中岛的脸就这样面对着自己。他觉得对方跟自己说了句话,可是因为堵住了耳朵并没有听清。单凭着眼睛去识别那几个字。

那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可能是中岛此时的样子太温柔,像被糖果诱惑住的小孩子一样伊野尾放下了堵住耳朵的手。他听见中岛裕翔一字一句地说:那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后来在伊野尾变得很死皮赖脸之后他问过中岛,哪个瞬间你觉得我可爱。

中岛说有挺多,跟在你后面沿着沙滩走时,看你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时...

嘛嘛!知道啦知道啦!总之你就是很喜欢我啦!伊野尾听的脸红心跳。

那是哪个瞬间你觉得你们家裕翔很帅气?伊野尾跟友人出来吃饭时,友人问到。

“我们裕翔哦,在吃烤肉时都会把菜和肉统统烤好,我只负责吃就好啦!”


end

评论(4)
热度(29)

© 追伞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