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t a long list of ex-lovers, they'll tell you I'm insane.

Gorgeous

໒(❛c❛)७



窗外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叫,温热的夏风穿过树梢。

又是一年夏季啊。伊野尾慧左手托着下巴,右手还放在鼠标上,望着窗外想到。再一想,自己好像已经毕业了三年。

最近公司入职了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看着他们充满活力的样子,伊野尾感叹着自己已经上了年纪。

虽然年轻的时候就没精神过。

这种想法在上级向自己介绍新来的team member时更为明显。

小伙子一米八多的个子。白皙的皮肤。精瘦的身材。

哦,对了,还有一张好看的脸。

“我叫中岛裕翔!请多关照!”然后对自己几乎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伊野尾慧,26岁,已经在外企混迹了三年。因为懒得换工作而阴差阳错地升了职。

“那么新人的工作内容就交给Inoo桑来指导了。”上级发出指示。

“好的,T桑。”伊野尾像正经人一般地回答。

这就是和那个人的第一次见面。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伊野尾几乎每天下午都会把新人叫到小会议室,做training。

伊野尾看着低下头记着笔记的少年,长长的睫毛,性感的泪痣,高挺的鼻梁,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嘴角还有疤痕,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调皮而留下的。

这分明就是自己的理想型啊。伊野尾在心里嘟囔着。

可是有什么用呢。

以前交往过几任对象。当初互相喜欢的不得了可最后都还是分开了。好像真的是在上学的时候就把喜欢的力气用光了,大学毕业以后就再也没喜欢过任何人。

住在家里的时候妈妈还给自己介绍过几个相亲对象,伊野尾从没有跟那些人认真交谈过,见面的时候满嘴跑火车。后来自己搬出来住,妈妈也就没有再管。

一个人的感觉多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没有人打扰自己周末的时间,不用动不动就吵架,吵完架还要绞尽脑汁地想怎样和好。

26岁就达到了这样的境界,伊野尾也是蛮佩服自己的。

可是啊,这个中岛裕翔跟其他人有些不同。

总觉得帅哥就应该有点高冷的样子。可他却像个小朋友。每天早晨笑嘻嘻地跟伊野尾打招呼,午休的时候会给伊野尾讲搞笑的段子,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总会撒娇着跟伊野尾说,前辈,你再告诉我一遍嘛!好不好!

“……”

即使是这样还是觉得他很可爱。

两个人慢慢混熟,中午会一起出去吃饭。中岛会很热情地跟伊野尾聊自己的兴趣爱好。

阳光,单纯,又有些冲动。就是这样的一个男孩子。

伊野尾慧也没想到自己跟这个人会有什么样的交集。直到三个月后公司聚餐。

老成的伊野尾慧早就练就了怎样推脱上级或同事的灌酒,而中岛裕翔这个刚入职的傻子就不同了,被各种同事灌了酒。回家的时候醉到几乎走不了路。

自然而然而又带着私心的,伊野尾把中岛领到了自己家。架着比自己高出半个脑袋的人,跌跌撞撞地开了门,好不容易把他放到了沙发上。

中岛躺在沙发上,脸红红的,几乎没有了意识。只剩下还散发着酒气的呼吸。

伊野尾盯着这张脸看得有些出神。“他可真好看啊。”

你问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其实什么也没发生。

中岛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袋还很疼,坐在沙发上想起来自己昨晚好像醉的不省人事,被别人架着回来,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时伊野尾出去买早点也正好回来了。嘲笑地看了中岛一眼说,你醒啦。中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不好意思啊前辈!伊野尾就教育道,以后聚餐什么的灌你酒不要傻乎乎地全都喝掉啊!

中岛不好意思地点着头,然后小碎步地跑到了卫生间。等他出来的时候伊野尾已经摆好了早餐,招呼着中岛过来吃。

中岛对伊野尾说了谢谢然后在对面坐下,显然还是有些难受,只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水。阳光打在他的侧脸上,投出长睫毛和高鼻梁的阴影。眼角的泪痣看起来也很美味。有些凌乱的头发和不整的白衬衫。

伊野尾看的有点呆。对啊,自己就是这样一只肤浅的颜狗啊。

而刚才那个画面,有点一眼误终身了吧。

中岛看着发愣的伊野尾捂着嘴笑。伊野尾这才回过神来。

接着中岛说觉得伊野尾租住的房子很不错,周围的环境也很好,然后抱怨说自己隔壁的租客很吵闹想换个房子blabla的。

伊野尾恍惚中突然想起来房东上个月来收房租时好像有提到过楼下的租客快要搬走了,问伊野尾有没有同事什么的想租房。

伊野尾顺口就告诉了中岛。

这仿佛是上天赐给他的一个机会。

中岛问了房租和一些租房相关信息,认真地点了点头说要考虑一下。

那之后伊野尾每天都很开心,他想象着中岛搬过来之后的场景,比如可以一起上下班,周末一起逛个超市(?)什么的。想着想着伊野尾觉得自己恋爱了。

可是他觉得自己不会告白甚至不会表露什么。一是不知道中岛怎么想,二是岁数大了真的经不起折腾,也不爱折腾了。

直到又一个周五,中岛说回家后没什么事干很无聊。伊野尾一个冲动说不然你来我家吃烤肉?中岛像个单纯的小白兔就答应着说好呀好呀。

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可伊野尾就是想多一点时间待在中岛身边。

两个人一起去了超市。伊野尾看着中岛推着购物车走在身边。他低头认真看标识的样子,他看到好玩的东西拿起来冲他比划的样子。结账时,中岛仿佛感受到伊野尾的目光转过头来看他,觉得伊野尾的脸颊好像有点红晕的样子。

两个人拎着购物袋回家,伊野尾走在中岛的身后。一抬头就看到中岛干净利落的短发和挺拔的背脊。

酒足饭饱已经八点多,伊野尾撑着饱饱的肚子躺在单人沙发上,双腿伸在外面,懒散地晃悠着。不然我们看个电影?他提议道。中岛倒也没什么意见。

伊野尾拿出尘封许久的幻灯机,想营造一种情侣影院的氛围,稍微为自己的少女心羞耻了一下。

中岛在伊野尾的电脑里挑着电影,也不知道要看什么。突然想到白天同事们聊天时说过一个斯嘉丽约翰逊的动作片,好像叫《超体》,于是他提议看这个。伊野尾当然不会反对,反正他醉翁之意不在电影。

没想到是个打打杀杀有些血腥的动作片。剧情有些狗血,但两个人看的很认真。直到中间部分女主得到了超能力然后要去报仇,只见她拿着刀闯进仇人的房间,直接把刀插在了仇人的手背。这点是伊野尾真的没有想到的。

不太受得了血腥画面的伊野尾收紧了腿,当场叫了出来。本来看的很入迷的中岛被伊野尾惊到,然后看伊野尾两只手紧紧捂住耳朵,低下头还闭上了眼睛。

好像条件反射一般,中岛用自己的手覆盖住伊野尾的双眼,另一只手轻轻按住他的后脑勺,搓了搓头发,像是安抚受惊的猫。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就算是闭着眼睛,伊野尾也能感受到中岛两只手在他脑袋上的触感。

全世界静的好像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


tbc

评论
热度(21)

© 追伞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